郑州两天32人感染!南京机场疫情传播链已涉11省26市感染者超300人

:当前,南京疫情已外溢到四川、广东、安徽、辽宁、北京、湖南、宁夏、湖北、山东、海南10个省份。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,目前,南京疫情传播链已达303人,共涉及11省26市。

据河南省卫生健康委,7月31日0时-24时,河南省新增确诊病例13例,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例,本土病例12例,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0例。

其中,新增的12例本土病例和20例无症状感染者都来自郑州。至此,郑州新冠疫情在两天之中已经通报了32例感染病例。

从郑州官方发布的信息来看,两天内疫情的突然升级,来源于院内感染,或与境外输入有关。

郑州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松强在7月31日晚上的发布会上透露,此次疫情主要发生在医院内部,涉及人群包括保洁人员、医务人员,呈现局部散播状态。而发生疫情的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是境外输入定点收治医院,7月30日报告本土病例,随后报告病例数不断增加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最先暴发本土疫情的南京禄口机场,感染的源头也与境外输入有关。根据官方通报,由于保洁员工清扫7月10由俄罗斯入境的国航CA910航班感染,随后传给了更多保洁员等航班保障人员。

而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,CA910航班在落地南京的前一周,入境的落地点正好是郑州。

国航CA910航班,原是执行莫斯科-北京的国际客运航班。新冠疫情暴发后,我国开始实行进京国际航班先在其他城市入境,下客检测后再进京的政策。

根据2020年3月发布的《关于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从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的公告(第2号)》,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始发客运航班,均须从天津、石家庄、太原、呼和浩特、上海浦东、济南、青岛、南京、沈阳、大连、郑州、西安12个指定的第一入境点入境。入境后的旅客在进行核酸检测后,没有问题再飞往北京,有问题则留在入境地隔离或治疗。

根据国航此前披露的7月国际航班计划,CA910航班的回程第一入境点,可在兰州/南京/郑州/石家庄/青岛这几个城市中选择。

记者查阅相关航班信息后发现,7月3日,CA910航班的第一入境点是郑州,7月10日是南京,7月16日则是兰州。

而在这一航班入境三地后,都因为带来了“足够多”的境外输入病例而被判“熔断”。

“熔断措施”是民航局为了确保增加的航班数量在各地保障能力范围内,会同相关部委制定的一系列创新的风险防范措施。

根据《民航局关于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》,熔断措施是指,航空公司在所运营国际航线上的单个入境航班中,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达到5个,则该航司该航线日,民航局曾发出熔断令,

而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CA910航班已经因发现境外输入病例,被熔断了10次,被网友称为“带毒航班”。

根据南京方面的官方通报,本次疫情早期报告的机舱保洁员病例的基因序列,与7月10日俄罗斯入境的CA910航班报告的1例输入病例的序列一致。这些保洁员工参加了CA910航班的机舱清扫,工作完成后,因为防护洗脱不规范,可能造成个别保洁员感染,进而在保洁员工之间扩散传播。

,于7月4日,7月11日,7月18日落地郑州。而7月11日和18日的CA906航班,也因为分别带入9例和7例境外输入病例,被民航局先后熔断两周。值得注意的是,缅甸也是疫情暴发比较严重的地区。根据云南方面的最新通报,昨天新增3例本土确诊,均来自瑞丽,其中两人为缅甸籍。

7月20日以来,南京机场疫情传播链持续延伸,截至31日24时,感染者共达303人,涉及11省26市。

根据江苏省卫健委官方公众号“健康江苏”发布的数据,7月31日0~24时,江苏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0例(南京市报告14例,其中1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;淮安市报告4例;扬州市报告12例),20例为轻型,10例为普通型。以上病例均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

7月20日至今,南京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204例(其中轻型83例、普通型114例、重型7例)。值得注意的是,从7月20日以来,南京报告的无症状感染者全部转为确诊病例。所有204例感染者中,江宁区174例、溧水区11例、建邺区4例、鼓楼区4例、雨花台区4例、秦淮区3例、高淳区2例、玄武区1例、栖霞区1例。

当前,南京疫情已外溢到四川、广东、安徽、辽宁、北京、湖南、宁夏、湖北、山东、海南10个省份。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,目前,南京疫情传播链已达303人,共涉及11省26市。

其中,湖南是江苏之外报告感染者最多的省份。根据湖南卫健委8月1日发布的信息,2021年7月31日0~24时,湖南省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4例(长沙市1例、张家界市2例、湘西自治州1例)。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无症状感染者4例(株洲市1例、湘潭市1例、常德市1例、张家界市1例)。

截至目前,湖南累计报告的感染者已达31人。其中,张家界是南京之外的一个主要传播中心。7月26日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的3例是来自大连的游客,因7月17日途经南京禄口机场被感染,当天到达张家界后,至7月23日从酒店打车到凤凰古城,前后在张家界活动约7天,轨迹涉及当地的天门山、宝峰湖、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、大峡谷以及魅力湘西剧场等。

其后,包括成都的5名游客、北京报告的2名确诊病例、江苏淮安一旅游团(该旅游团已有多人感染)、大连7月27日新增的1例确诊病例,均到过张家界旅游。此外,张家界本地也有8人被感染,包括了多名旅行社员工、1名职业导游。

在结束张家界旅游后,这些游客有三条主要的传播路线名来自成都的游客(一家三口)7月23日下午到达常德市,到常德后感染了本地的朋友周某、常德安乡县的母女2人、株洲云龙示范区报告的7例无症状感染者,来自湖南宁乡的3人、湘潭报告的曾某母子2人及宁夏银川报告的张某某,这19人的共同交集点是7月24日晚上在常德大小河街同乘穿紫河三号船游览。

淮安旅游团在结束旅游后,又前往湘西州旅游,接触了湘西州报告的2名确诊病例,其中一名为导游。随后,7月27日乘坐大巴前往荆州,15:52自荆州站乘D3078次动车返回,在这个过程中,接触了海口8月1日报告的1名感染者(在车站轨迹重合)以及湖北红安的1名男童(同一车次)。

北京报告的确诊病例刘某果一家三口,7月23日离开张家界回到益阳家中,2天后坐城际列车到长沙南站,再从长沙坐高铁回到北京,这一过程中,接触了益阳报告的蔡某霞(刘某果之母)、长沙天心区报告的方某(与刘某果一行就餐)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