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度:疫情要命饥饿也要命

2020年8月27日,印度加尔各答,人们排队领取免费的救济食物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

10月的一个晚上,住在印度孟买郊区彻姆布尔贫民窟的家政工人米娜·索纳瓦尼,用厨房里唯一的食物——米饭,为一家人烹饪晚餐。她把红辣椒粉混到米饭里,然后小心翼翼地为孩子们分成3份,只给自己留了两勺。

前一天,她手里的最后一笔钱花在了医院里。她的丈夫因急病而去世,混乱中,她错过了领取当地非营利组织发放的免费食品的机会。

“只能给孩子们吃米饭和辣椒,我很难过。”34岁的索纳瓦尼对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“但我别无选择。”

自印度2020年年初首次实施疫情封锁政策以来,索纳瓦尼一家一直依赖粮食援助过活。眼下,印度日新增病例数逐渐减少,但另一场危机正在酝酿。在失业率高企、创纪录的经济萎缩的共同作用下,像索纳瓦尼家这样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,很多人负担不起一日三餐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目前印度没有关于粮食不安全状况的全国性数据,但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10月发布的“2021年全球饥饿指数”中,印度在116个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01位,比前一年下降了7位,属于“重度饥饿”国家。

在班加罗尔阿齐姆·普莱姆基大学2020年的一项调查中,90%的受访者称,由于疫情封锁,他们的食物摄入量减少了。

印度报业托拉斯(PTI)报道称,印度政府驳斥了全球饥饿指数这一排名,称这个排名对营养不良人口的估计“缺乏实际情况支持”,忽视了印度在疫情期间付出的巨大努力。

非政府组织印度乐施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饥饿指数“不幸地反映了这个国家的现实: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饥饿问题(一直)很突出”。

印度发展经济学家贾亚提·高希告诉《华盛顿邮报》,饥饿危机从根本上反映了生计危机:“人们没钱果腹,这是我们的就业和食品体系的失败”。

印度新德里电视台(NDTV)称,根据印度政府的数据,2020年4月至6月,在第一次疫情封锁期间,该国城市地区的失业率接近21%。虽然今年经济出现了复苏迹象,但在5月,疫情夺走了成千上万印度人的生命,使医疗系统几近崩溃,超过1500万人失去了工作。

印度近80%的劳动力在非正规部门谋生,在疫情中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。在孟买等大城市,以打零工为生的劳动者越来越难找到工作。他们一天找不到活儿干,三餐就一天没有着落。

封锁措施重创了索纳瓦尼的工作和生活。她此前从事的5份工作——在高楼大厦里为有钱人家打扫卫生和做饭——全都消失。

索纳瓦尼的丈夫曾是一家煤气公司的送货员,因为疫情封锁只能在家待着。她的3个孩子也是如此。孟买的小学自2020年3月至今一直关闭。起初,索纳瓦尼7岁的小儿子不停地问什么时候开学。现在,他差不多把学过的东西都忘光了。

封锁解除后,索纳瓦尼想重新开始工作,但外面的世界变了。曾雇用她的两个家庭离开了这座城市,还有一家担心感染新冠,告诉她不必再回来。她的丈夫也被公司解雇。

“(疫情前)我们家从未出现过粮食短缺……我们挣的钱足够养活一家人。”索纳瓦尼说。

NDTV称,印度《粮食安全法》旨在为该国三分之二的人口提供免费或有补贴的粮食,是该国最大的社会安全网。在疫情封锁期间,政府增加了对困难家庭的援助,每月向符合条件的人额外提供5公斤大米或小麦,这一计划最近被延长到2022年3月。但专家表示,这张安全网的可靠性相当有限。

戈万迪社区离索纳瓦尼的住所不远,这里被该国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包围。法尔汉·艾哈迈德的家在戈万迪一条狭窄的街道旁。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曾是个司机,但他现在是数百万被《粮食安全法》遗漏的人之一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疫情暴发前的5年对艾哈迈德来说是段美好的时光。他从村里搬到孟买,与一家网约车公司签了约。一位朋友借给他一辆车,条件是艾哈迈德同意为它偿还贷款。新冠病毒袭来时,他存了一小笔钱,正和妻子商量着买一台电冰箱。

“现在别提冰箱了。大多数时候,我连足够的食物都买不起。”艾哈迈德告诉《华盛顿邮报》。

接受《华盛顿邮报》采访前的那晚,艾哈迈德的妻子夏玛忙着哄他们15个月大的女儿入睡。孩子饿得大哭,但艾哈迈德的钱包里只有不到半美元。又是买不起牛奶的一天。

艾哈迈德的银行账户空空如也,债台高筑。因为无力偿还贷款,他的车也没了。现在,再苦再累的工作,他也愿意去做。“但是没活儿可做。像我这样的人太多了。”他说。

在封锁的头几个月里,艾哈迈德一家吃的是当地一位活动人士提供的食物,此后靠一个组织提供的口粮维生,但该组织在今年7月停止了援助。

自那之后,艾哈迈德一家只能依靠亲戚的接济过活。这个家庭再也吃不起水果、鸡蛋和肉了,每周只能买两次蔬菜。其他日子里,一家人只能靠白米饭或蘸着大蒜酸辣酱的大饼充饥。

许多人饥肠辘辘,印度目前的粮食库存却比正常储备量多出近3倍。经济学家高希对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悖论。她建议政府立即向所有有需要的人提供口粮,扩大救济品的发放,增加在保障就业和养老金项目上的支出。

粮食不安全的长期影响是严重的。印度乐施会的研究员瓦尔纳·斯里·拉曼对PTI表示,政府2019-2020年的数据显示,该国儿童营养不良率有所上升,打破了此前5年的下降趋势。

政府留下的政策空白,正在由非政府组织竭力填补。在孟买,当第一次封锁到来时,当地的慈善组织“想要食品”为陷入困境的农民工提供帮助。随着需求越来越大,该组织资助了该市的两个社区厨房,试图为整个城市中的提供食物。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这一群体的人数高达660万人。

苏雅塔·萨旺特是当地的活动人士,她帮助在彻姆布尔贫民窟建立了一个社区厨房。萨旺特对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与需求相比,他们提供的援助可谓“杯水车薪”。

“封锁期间,人们对食物的渴望是我从未见过的。”43岁的萨旺特说。今年4月,当他们开始免费分发食物时,“领取食物的队伍长得一眼望不到头”。

如今,依靠社区厨房提供的食物糊口的人数大幅减少,但他们每天仍要供应近800份饭菜,这表明饥饿仍困扰着印度社会的边缘人。

不久前的一天下午,家政工人索纳瓦尼下班回家时,收到了萨旺特团队送来的两个食品包。她的3个孩子正坐在地上吃午饭:前一天剩下的饼,廉价的豆子,还有雇主给的剩饭和茄子。

“孩子们向我要更多食物时,我什么也给不了。”她说,“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。”

索纳瓦尼小心翼翼地把非营利组织送来的食品包收好,里面是煮好的米饭和扁豆。这是她和孩子们的下一顿饭。

10月的一个晚上,住在印度孟买郊区彻姆布尔贫民窟的家政工人米娜·索纳瓦尼,用厨房里唯一的食物——米饭,为一家人烹饪晚餐。她把红辣椒粉混到米饭里,然后小心翼翼地为孩子们分成3份,只给自己留了两勺。

前一天,她手里的最后一笔钱花在了医院里。她的丈夫因急病而去世,混乱中,她错过了领取当地非营利组织发放的免费食品的机会。

“只能给孩子们吃米饭和辣椒,我很难过。”34岁的索纳瓦尼对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“但我别无选择。”

自印度2020年年初首次实施疫情封锁政策以来,索纳瓦尼一家一直依赖粮食援助过活。眼下,印度日新增病例数逐渐减少,但另一场危机正在酝酿。在失业率高企、创纪录的经济萎缩的共同作用下,像索纳瓦尼家这样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,很多人负担不起一日三餐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目前印度没有关于粮食不安全状况的全国性数据,但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10月发布的“2021年全球饥饿指数”中,印度在116个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01位,比前一年下降了7位,属于“重度饥饿”国家。

在班加罗尔阿齐姆·普莱姆基大学2020年的一项调查中,90%的受访者称,由于疫情封锁,他们的食物摄入量减少了。

印度报业托拉斯(PTI)报道称,印度政府驳斥了全球饥饿指数这一排名,称这个排名对营养不良人口的估计“缺乏实际情况支持”,忽视了印度在疫情期间付出的巨大努力。

非政府组织印度乐施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饥饿指数“不幸地反映了这个国家的现实: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饥饿问题(一直)很突出”。

印度发展经济学家贾亚提·高希告诉《华盛顿邮报》,饥饿危机从根本上反映了生计危机:“人们没钱果腹,这是我们的就业和食品体系的失败”。

印度新德里电视台(NDTV)称,根据印度政府的数据,2020年4月至6月,在第一次疫情封锁期间,该国城市地区的失业率接近21%。虽然今年经济出现了复苏迹象,但在5月,疫情夺走了成千上万印度人的生命,使医疗系统几近崩溃,超过1500万人失去了工作。

印度近80%的劳动力在非正规部门谋生,在疫情中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。在孟买等大城市,以打零工为生的劳动者越来越难找到工作。他们一天找不到活儿干,三餐就一天没有着落。

封锁措施重创了索纳瓦尼的工作和生活。她此前从事的5份工作——在高楼大厦里为有钱人家打扫卫生和做饭——全都消失。

索纳瓦尼的丈夫曾是一家煤气公司的送货员,因为疫情封锁只能在家待着。她的3个孩子也是如此。孟买的小学自2020年3月至今一直关闭。起初,索纳瓦尼7岁的小儿子不停地问什么时候开学。现在,他差不多把学过的东西都忘光了。

封锁解除后,索纳瓦尼想重新开始工作,但外面的世界变了。曾雇用她的两个家庭离开了这座城市,还有一家担心感染新冠,告诉她不必再回来。她的丈夫也被公司解雇。

“(疫情前)我们家从未出现过粮食短缺……我们挣的钱足够养活一家人。”索纳瓦尼说。

NDTV称,印度《粮食安全法》旨在为该国三分之二的人口提供免费或有补贴的粮食,是该国最大的社会安全网。在疫情封锁期间,政府增加了对困难家庭的援助,每月向符合条件的人额外提供5公斤大米或小麦,这一计划最近被延长到2022年3月。但专家表示,这张安全网的可靠性相当有限。

戈万迪社区离索纳瓦尼的住所不远,这里被该国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包围。法尔汉·艾哈迈德的家在戈万迪一条狭窄的街道旁。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曾是个司机,但他现在是数百万被《粮食安全法》遗漏的人之一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疫情暴发前的5年对艾哈迈德来说是段美好的时光。他从村里搬到孟买,与一家网约车公司签了约。一位朋友借给他一辆车,条件是艾哈迈德同意为它偿还贷款。新冠病毒袭来时,他存了一小笔钱,正和妻子商量着买一台电冰箱。

“现在别提冰箱了。大多数时候,我连足够的食物都买不起。kok平台买球赛”艾哈迈德告诉《华盛顿邮报》。

接受《华盛顿邮报》采访前的那晚,艾哈迈德的妻子夏玛忙着哄他们15个月大的女儿入睡。孩子饿得大哭,但艾哈迈德的钱包里只有不到半美元。又是买不起牛奶的一天。

艾哈迈德的银行账户空空如也,债台高筑。因为无力偿还贷款,他的车也没了。现在,再苦再累的工作,他也愿意去做。“但是没活儿可做。像我这样的人太多了。”他说。

在封锁的头几个月里,艾哈迈德一家吃的是当地一位活动人士提供的食物,此后靠一个组织提供的口粮维生,但该组织在今年7月停止了援助。

自那之后,艾哈迈德一家只能依靠亲戚的接济过活。这个家庭再也吃不起水果、鸡蛋和肉了,每周只能买两次蔬菜。其他日子里,一家人只能靠白米饭或蘸着大蒜酸辣酱的大饼充饥。

许多人饥肠辘辘,印度目前的粮食库存却比正常储备量多出近3倍。经济学家高希对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悖论。她建议政府立即向所有有需要的人提供口粮,扩大救济品的发放,增加在保障就业和养老金项目上的支出。

粮食不安全的长期影响是严重的。印度乐施会的研究员瓦尔纳·斯里·拉曼对PTI表示,政府2019-2020年的数据显示,该国儿童营养不良率有所上升,打破了此前5年的下降趋势。

政府留下的政策空白,正在由非政府组织竭力填补。在孟买,当第一次封锁到来时,当地的慈善组织“想要食品”为陷入困境的农民工提供帮助。随着需求越来越大,该组织资助了该市的两个社区厨房,试图为整个城市中的提供食物。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这一群体的人数高达660万人。

苏雅塔·萨旺特是当地的活动人士,她帮助在彻姆布尔贫民窟建立了一个社区厨房。萨旺特对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与需求相比,他们提供的援助可谓“杯水车薪”。

“封锁期间,人们对食物的渴望是我从未见过的。”43岁的萨旺特说。今年4月,当他们开始免费分发食物时,“领取食物的队伍长得一眼望不到头”。

如今,依靠社区厨房提供的食物糊口的人数大幅减少,但他们每天仍要供应近800份饭菜,这表明饥饿仍困扰着印度社会的边缘人。

不久前的一天下午,家政工人索纳瓦尼下班回家时,收到了萨旺特团队送来的两个食品包。她的3个孩子正坐在地上吃午饭:前一天剩下的饼,廉价的豆子,还有雇主给的剩饭和茄子。

“孩子们向我要更多食物时,我什么也给不了。”她说,“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。”

索纳瓦尼小心翼翼地把非营利组织送来的食品包收好,里面是煮好的米饭和扁豆。这是她和孩子们的下一顿饭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