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度富豪的失败:为何新冠疫情重创富裕阶级?这一次钱与特权也买不到医疗

印度面临汹涌的第二波新冠疫情,且似乎无力掌握,媒体形容印度已经“堕入新冠地狱”。

印度的有钱人过往总是用钱解决所有事情,洪水、旱灾、经济危机等社会灾情都无法影响他们,这一次,他们遇到钱也无法克服的关卡……

印度“海啸式”的第二波新冠疫情正在重创该国最富裕的阶层,《印度快报》分析孟买现有病例,当中超90%都是来自中高产阶级,剩余不到10%在贫民窟。25日公布全国单日新增34万9691例确诊病例,再度打破全球纪录,印度全境不分贫富贵贱,都已经找不到病床,医疗用氧气瓶也耗尽。

死亡面前,没有特权。各大城市的富人哭天喊地求救,银行家到推特上为他们的朋友和家人寻求医疗帮助,金融大亨恳求人们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戴上口罩,这些人过去享有绝大多数印度人无法想象的特权,如今也只能卑微地乞求医院让出病床和供氧设备。

印度历史学家圣古塔在《财富》印度版刊文指出,印度富人的陷落,证明了这个国家富有阶级的失败。圣古塔表示,印度有钱人与政治权力阶级,推崇以私营公司为主的医疗保险市场,用钱打造只有他们能享受的顶级医疗服务,但是当压倒性的公共医疗危机袭来,专业医护人员与医疗基础设施不够用,私营公司为主的医疗服务也扛不住挑战。

《彭博社》报道指出,印度政府当局已经封闭金融中心孟买的疫情重灾区,其中包含近60万户家庭居住的公寓大楼,与16万4000户贫民家庭。这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城市的中上阶级之间迅速传播。孟买市政委员会副市政官卡卡尼证实:“多数病例来自公寓大厦,而不是贫民窟。”

富人在第二波疫情受到重创,一个关键原因是,他们在去年第一波疫情期间设法躲在家里避开病毒,所以富人是最没有病毒抗体的群体。印度拥挤的贫民窟是第一波疫情的重灾区,2020年中期进行的血清调查显示,孟买贫民窟中约有一半的人口已经具有新冠病毒抗体,而该市其他地区拥有抗体的人口不到20%。

孟买城市的结构本身就揭示了印度的贫富差距社会,绝对的贫穷与夸张的富有仅仅相隔一条街,亚洲乃至于全世界最大的贫民窟达拉维就坐落于市中心。印度各大城市有许多贫民窟,疫情可能快速蔓延,一发不可收拾。这些贫民窟人口稠密、卫生条件极差、缺少自来水,几乎不可能保持社交距离。

现在,处于最弱势底层的人群在第二次更致命的疫情爆发期间,反而获得一定程度的抗体保护。

私人消费约占印度国内GDP的60%,撑起印度经济的社会中上阶层陷于水深火热,该国的经济增长也处于危险之中。中央银行的消费者信心调查显示,民众对就业工作的悲观情绪日增。前基金经理贝嘉表示:「股票交易员的聊天群组不再专门讨论市场,大家都在分享有关病床、氧气供应的信息。」

包括加拿大、新加坡和英国在内的几个国家已经禁止从印度起飞的航班入境,或实施对印度的旅行限制,英国首相强生也不得不取消本周原定的访印度之旅。但据《泰晤士报》报道,在英国当地时间23日凌晨4时,旅行禁令生效之前,8架载有印度超级富豪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伦敦,机上可能还载着患有新冠病毒的乘客。

抵达伦敦的最后一架印度豪华客机是VistaJet Bombardier Global 6000,该飞机在孟买接载乘客,在23日凌晨3时15分降落,距离禁令实施仅44分钟。这些乘客冒着超过旅行禁令时限的风险,也要逃离疫情蔓布的恐怖之地。当天,在孟买郊外一间人满为患的医院发生大火,至少有14名患者葬身火窟,加护病房已经被烧成灰烬,当下仍有大约90名患者被送了进来,因为其他医院也已经满床。

印度面临汹涌的第二波新冠疫情,且似乎无力掌握,媒体形容印度已经「堕入新冠地狱」。

历史学家圣古塔指出,现在正是印度推动全民健保的转折点。新冠危机让富人了解到,他们无法逃脱金权繁荣堆砌的海市蜃楼;穷人缺乏国家提供的基础公共设施与资源,而永无翻身之力,一再成为社会危机的最大受害者。从权势阶级罔顾公共建设可以看出印度人的一个坏习惯:自己的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,然后将垃圾全部倒在室外。

「只要能把垃圾扫到外面,解决脏乱就成了别人的问题。只要小康家庭可以安稳待在室内躲避恶臭,谁还会在乎外头穷人的死活?」多年来,由于国家基础建设与公共服务无法跟上富裕群体日益增加的需求,印度的精英阶层及中产阶级找到了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:购买私人服务以创造让他们感到舒适的顶级生活;既然钱无所不能,那就不必以自身影响力,为所有人倡议、争取更好的公民服务。

这即是为什么印度主要城市每年雨季都淹没在暴雨之中,却没有引起公众强烈抗议的原因,因为有能力号召抗议的人们都住在高档社区,拥有私家保全,拥有按需付费的送货到户服务。

印度疫情、印度面临汹涌的第二波新冠疫情,且似乎无力掌握,媒体形容印度已经「堕入新冠地狱」。

无论发生什么危机,富人都只有一个解决方案,那就是花钱。空气很糟?那就在家里和办公室购买空气清净器,不用费心组织群众联署请愿,以免空气污染成为政治与选举议题。医疗保健不够用?那就请私人医生、设立私人疗养院,或干脆飞往国外接受治疗。教育很烂?那就花钱盖最豪华的私立学校,聘请最厉害的师资,不用耗费心力要求加强公立教育系统。

长久以来,该国有钱人甚至是政府高级官员的习惯都是飞往海外接受治疗重病。新冠疫情是一个转折点,飞机因此无法起降,即使是最昂贵的医院也都缺乏像氧气这样基本的医疗设备。国家失去供养这群有钱人的资源,他们再也无法靠钱摆脱危机,而且无处可逃,他们体会到贫民绝望的心情,上网发文求救。

圣古塔呼吁,印度的中产阶级与富豪,需要尽快体认到公共服务是整个社会赖以生存的基础,他们了解这个道理之时,很可能是印度获得拯救的时刻。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